創辦人及基金會文章

58歲的黃富國於1012日晚上7點左右,由八里觀海護理之家緊急送入了淡水馬偕分院急診室,觀海護理之家在送黃富國急診的同時,一通電話打給了財團法人臺北市無子西瓜社會福利基金會,當基金會接到了來自觀海的這通電話,立即派人趕往了淡水馬偕分院。

    750分,基金會的李先生趕到馬偕醫院急診室,正好碰到醫生開出黃富國的檢驗單,由李先生推著黃富國的病床分別做了血液檢查、胸部X光照射等生化檢驗後,再度將黃富國推入急診觀察室,黃富國罩著呼吸器,兩眼靈活地眨呀眨,李先生俯下身將黃富國額上的汗水拭去,在黃富國耳邊輕聲問著:

     「要通知你兒子嗎?」

    黃富國瞪著兩顆眼珠看著李先生,沒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 「你還是不願意跟你兒子聯繫嗎?」

    黃富國眨了眨眼睛,兩顆眼珠子凝視著李先生。

    「你確定不要聯絡?」

    李先生提高了音調。

    黃富國聞言,又眨了兩下眼睛。

    「這是何苦呢?到現在你還是不願意跟他們聯繫?我知道你覺得對不起他們母子,但畢竟一家人沒有隔夜仇的,到現在你還不願意聯繫他們,怎麼知道他們不願意原諒你呢?你連試都不試,怎麼知道結果呢?」

    黃富國依舊瞪大了眼睛,目無表情地看著李先生。

 

    認識黃富國已經是在觀海護理之家時,他是由社會局的志工轉介到基金會來的,當我們第一眼看到黃富國,黃富國就坐在輪椅上,帶著眼鏡,理個小平頭,瘦瘦地,帥帥地,雖然罹患運動神經元疾病,也就是俗稱的「漸凍人」,但表達能力還不錯,當時即表明已跟妻子離婚,兒子被前妻帶到美國去了,沒有其他親人可以照顧,所以由社會局轉介給無子西瓜,看能否給予他適時的幫助。

    黃富國與無子西瓜簽約後不久,他的健康快速下跌,漸漸地身體無法坐起,必須完全臥床,慢慢地也無法說話,吃東西成了問題,就算是插上鼻胃管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嚥口水的關係,還是常常造成肺炎送醫治療;到後來他連頭都動不了,連轉頭的能力也消失時,惟一能做的就只剩下眨眼睛,我們與他溝通的方式就是用注音符號板,他以眨眼的方式來表達他的是與不是。

    透過我們長期的探望與探病,見到他經常是在加護病房,由注音符號板的溝通,我們得知黃富國曾經有些錢,玩世不恭,迷戀女色,也曾經對妻小很暴力、很殘酷,不斷地藉著拳頭與語言暴力在身心上傷害她們,最後因為迷戀外面的女人,無情的將她們母子趕出家門。當時的黃富國過得相當得意,絲毫不覺得自己做得有啥不對,反正要風要雨完全看自己的意。

    等到他罹患了罕見疾病,外遇的女人離他而去,身邊沒有陪伴的親人,這才開始回顧自己的一生,覺得既荒唐又墮落。他曾在幾年前去找兒子尋求原諒,但兒子完全不理他,更別說原諒他,所以等他坐上輪椅,其實他一直是在懺悔中度過,他既期待妻兒能夠原諒他,但卻又不敢面對她們,所以遲遲不敢聯繫。

    到後來黃富國住院的時間更多了,除了身體完全無法動外,其實他的頭腦完全清楚,他強調他的遺產全部讓兒子繼承,但又不願意告知兒子的聯繫方式,總是頑固地眨著眼睛表示他的倔強。黃富國才50多歲,頭腦又清楚,卻除了眨眼什麼也不能做,所以他透過注音符號板告訴無子西瓜:這個病是老天來懲罰他的!是他活該的,應得的!

   

    黃富國在醫院的急診觀察室,堅決的拒與兒子聯繫,李先生只能無奈地看著他,同情他的不幸;雖然他曾一度犯過錯,但到了現在這種狀況,該原諒的其實可以原諒了,該釋懷的其實也可以釋懷了,到了只能眨眼的地步,難道心還不能敞開嗎?

     9點半左右,李先生發現黃富國的血壓一直往下滑,本來清澈的雙眼霎時變得呆滯無光澤,頓時覺得不對,立即通知護理師至床邊觀察,護理師看了黃富國的狀況,隨即通知了急診室醫生,醫生檢查了黃富國的狀況,告知李先生:

    「差不多了,你要有心理準備。」

     李先生輕撫著黃富國的額頭:

    「真的不願意通知你兒子嗎?」

     黃富國縱使已經走到了生命的終結,仍舊堅決地眨了下眼睛。

     953分,黃富國吐出了最後一口氣,雙眼半瞇地去了。李先生將周邊的布簾拉上,為他做了禱告,再通知護理師對他做最後的善後處置,同時也通知殯葬人員趕至醫院處理黃富國的遺體。

    殯葬社的人趕到醫院,已是午夜,從太平間領出了黃富國的遺體,隨即送往台北第二殯儀館。次日李先生找到黃富國資料中所留兒子的地址,對方告知黃富國兒子不在國內,但會將訊息轉告他兒子;可是李先生懷疑面對的這個20來歲的年輕男孩其實就是他本人,但因為沒有見過對方只好姑且信之。

    出殯的日子淒風苦雨似地,黃富國的靈堂小小一間,除了殯葬社人員,無子西瓜三位同事,一位漸凍人協會志工,剩下黃富國家屬就兩個人,剛好把兩排座位坐滿,期待中黃富國的妻兒並沒有到,也許不意外,但就是多了一絲的遺憾,畢竟沒有給已逝者帶來安慰。李先生在致悼辭中,將黃富國的遺憾追悔與遺願告訴了他的家屬,大家都沉默地聽著,空氣中彷彿可以讀到黃富國後悔與痛苦的獨白。

    黃富國的遺體送入火化時,現場只剩下無子西瓜三位同事跟黃富國一位家屬,火化完畢,由於黃富國的遺願是樹葬,所以選擇木柵福德坑詠愛園樹葬區進行樹葬,天空灰濛濛地,勁風夾雜著細雨淋濕了大家的衣衫,也走完了黃富國到臨了都充滿了遺憾的一生。

    (本系列文章姓名均為化名,故事內容稍作變更,並非完全真實記錄)

財團法人臺北市無子西瓜社會福利基金會
地址:33380 桃園市龜山區文興路71號11樓
服務時間:週一~五 上午 9:00 ~ 下午 5:00
Email:mail@nokids.org.tw
姐妹會網站:
財團法人愛心第二春文教基金會
浙江省新華愛心教育基金會
戶名:財團法人臺北市無子西瓜社會福利基金會
郵政劃撥帳號:50195997
彰化銀行大直分行   帳號:9738-01-150007-00
服務專線:03-328-0071
傳真:03-328-0036